“这都是我的错。”被誉为“青瓦台名片”的韩国总统府静态发言人金宜谦日前突然告退,起因是外界暴光
他用重金在首尔黄金地段购房,在野党趁机起事,指责他以权谋私。这一事情让高举反腐大旗的文在寅当局进一步风雨飘摇。

“大理石”上有灰尘

金宜谦2018年7月向银行假贷16亿韩元,在首尔黑石洞开发区购下价值25.7亿韩元的商铺。该区域规划在2022年成为高档住宅区,贬值潜力巨大。文在寅当局在2017年8月和2018年9月连颁法令遏制房地产生意投契,而金宜谦大手笔豪买商铺,不能不让人怀疑他独到的眼光是否与其职务和权力有关,况且他的假贷金额远超团体存款的担保信誉范围。

今年3月28日,青瓦台公布秘书官级以上人士财产申报,46名幕僚中有36人财产数额增加,外界对他们收入增长过快充满质疑,其中就有金宜谦。3月29日,“半岛人权和一致律师协会”以涉嫌公职败北之名,向韩国公民权柄委员会递交讲演,要求向金宜谦提起诉讼。在舆论压力下,金宜谦从自称不知情、系老婆私自决议,到承认买房是为退休作准备,再到宣布告退,仅不到48小时。自称“像大理石同样清洁做人”的金宜谦,最终仍是因败北嫌疑挂冠而去。

败北成泛滥之势

最大在野党自由韩国党发言人闵京旭称,文在寅应为约束属下不力公开报歉,总统府应彻查是否还有类似事情。他指出,2018年青瓦台民政首席室上司特别监察班群体接收企业主约请打高尔夫的丑闻还没平息,又出现金宜谦投契买房的事,这样的总统和幕僚能办理好国度吗?

介入反腐调查的韩国警察厅特殊搜查课发现,败北在韩国公务员系统几乎成泛滥之势,光领土部就有多名前任和现任公务员涉嫌受贿帮忙企业中标。大田地方领土管理厅课长柳某2012年帮忙本身的建筑业伴侣朴某中标工程,朴某送给柳某高级轿车等礼品,累计受贿5000万韩元。在柳某及其后任帮忙下,朴某前后拿下领土部发标的40项工程。曾任领土部书记官的金某,2016年在首尔领土厅当课长时哄骗职权帮忙伴侣崔某中标高速公路工程,从崔某那里获得1100万韩元报答。

据青瓦台前特监班搜查官金泰宇交代,官商勾结已成韩国政治生活常态。2009年建筑商张某向前韩国驻俄罗斯大使禹润根受贿1000万韩元,事后禹润根为证 “清白”,拿出还钱的“证据”。可是张某提供的证据更有说服力,显现禹润根收钱后不出力,因而张某到他办公室闹事,威胁“不还钱就每天
请愿”,禹润根出于害怕才还钱。

大旗还能扛多久

韩国公民权柄委员会委员长朴恩正指出,2016年施行整肃官商好处关连的“金英兰法”后,被查出接收企业援助或请托到海内出差的公务员有96人,其中包孕38名国会议员,韩国官场依然浑浊不堪。

文在寅执政后,曾发誓向败北开火。2018年他宣布反腐倡廉五年规划,提出2019到2020年将韩国的年度清廉指数排名晋升至前40位,2021到2022年晋升至前20位。但对财阀政治积重难返的韩国来说,这几乎是天方夜谭。韩国《朝鲜日报》指出,文在寅支持率已降到43%,为执政以来最低,要害一条等于当局“道德陷落”。

除了刚告退的金宜谦,不久前举行的新任长官候选人听证会上,有两名候选人被指具有严重欺骗行动
而出局。领土交通部长候选人崔正浩名下有多套房产,并且经由过程生意房屋赚了超越合理范畴的财产。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长候选人赵东浩被指隐瞒性犯罪现实,还有意逃避兵役。

《时势周刊》称,文在寅本身也难逃清廉考验。他的女婿徐某2018年3月从公司告退,4月将首尔的一座别墅赠给老婆文多惠,3个月后文多惠将别墅出售,全家移居东南亚。不久前文多惠还归国接收某病院免费医疗,文在寅的外孙则在破费不菲的国际学校上学。在野党质疑:“他们一家人的生活费究竟来自那里?”这十足考验着文在寅的反腐大旗能扛多久。

吴 健

静态保举

3月25日,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公布案件播报,宣布霍建华、林心如联结起诉宋祖德名誉权纠纷案二审胜诉。因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