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建文

我工作前,就没在自家过年。昔时我家穷得可以,每到年节,则去亲戚处“蹭饭”,俗称“打秋风”。去得最多的是我外婆家。

外婆对咱们好极了,未到年节,就叫赶场村民来古镇带话约请,咱们则是有请必应——早就期盼得不行。

外婆家年三十团年,我与四弟常是刚二十即去,为的是早享受年意。

先看外婆家杀年猪,再看腌制腊肉,再享受“吃刨汤”。平常则与表弟一起放生产队水牛,割猪草或挖红苕,这远比在家唱“饿龙岗”欢愉。而“最欢愉”的就是外婆家那顿团年饭。全部
猪脑壳往桌上搁不消说,随便几道菜,就让我记挂至今。

第一道:土制毛血旺。将大木盆的猪血先用开水“紧”一下,除浮泡,清水漂,切成豆腐砣。把葱蒜花椒豆瓣泡椒放在油锅爆,爆出香味,倒入猪血略加翻炒,倒骨头汤改文火炖。待全然入味再放鲜嫩小白菜,加盐稍微簸颠即装盘。出锅撒把香菜,你再看:血旺麻辣滑嫩,小白菜翠绿诱人,观之就食欲大增。

第二道:风萝卜炖槽头肉。把槽头肉、筒子骨及猪杂碎七剁八砍,甩进大铜鼎锅乱炖。用柴需讲究,最好是老树根。煮开便撤干柴,只留树根。两头不加水,才原汁原味。乡间灶台大,架两口大铁锅,做饭、煮猪食全是它。靠烟囱处挖个洞,安放铜鼎锅,以利用进烟囱余火。待骨头炖出骨油则倒筐“风萝卜”(即风干的小萝卜。冬日一时难吃完,即用竹篾穿串,挂于茅屋檐风干。吃时用温水泡一阵,扔在鼎锅慢炖就成)。风萝卜滑软细嫩,绵筋绵筋,年节很解油荤。那汤雪白如脂,厚重微甜,撒上葱花,滋味非普通。

第三道:油渣炒莴笋。现代人多不吃油渣了,怕致癌。而在昔时那可是好东西。刚熬完油的热油渣,洒点盐巴,香脆至极,油泡在嘴里还爆,烫得双脚直跳却毫不吐掉——那属奇怪物,尝点都不易谁舍得吐?其大部分得用来过节炒菜。油渣炒莴笋,油渣金黄,莴笋绿亮,且有浓郁肉香。

那时过少小糖果,多的是“苕巴骨”,自觉比糖果好吃很多
。做法亦简单,把红苕蒸熟,凉了切条、晒干便可以了。年节间,将砂罐沙(即破砂罐砸碎而成的沙粒)在大锅炒热,倒红苕条不断翻炒。不多,薯条便在锅内乱爆,再炒,它则膨胀变胖。用竹筛筛去罐沙,显露“苕巴骨”,金黄透亮,酥脆甜香,咬在嘴里嘎嘣响。装于兜里,与村童竹林玩耍去,你说,过年表情会是多么好!

静态保举

于上周五上映的《既然芳华留不住》、《探灵档案》、《龙在哪里?》、《名侦骑柯南:业火的向日葵》、《浪漫天降》、《家在水草丰茂的处所》等新片登上大银幕,加上《小飞侠:幻梦启航》,贺岁档前的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