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当年过年饮食

□陈建文

我工作前,就没在自家过年。昔时我家穷得可以,每到年节,则去亲戚处“蹭饭”,俗称“打秋风”。去得最多的是我外婆家。

外婆对咱们好极了,未到年节,就叫赶场村民来古镇带…